润物无声——读韦泱《旧刊长短录》

2019-11-12 15:59 Admin

  我与韦泱有共同的兴趣和研究取向,业余时间都乐此不疲地淘旧书,搜集发行期50年以上的旧刊,欲想打捞旧时的月色,一同回忆,一同共赏。他特别喜欢搜罗文学旧书刊,因为个人所从事金融职业的习惯,他也注重时期金融旧书刊的搜寻与归集。我虽也有此等癖好,却因寓居小城市,大不如他在沪上的广阔天地,至今未觅得一本像样的金融旧刊。韦泱的《旧刊长短录》所陈列的时期金融旧刊,正好弥补了我心中这么一点小遗憾。他为读者特别是金融工作者打开了一扇窗,我们不妨进屋去看个仔细。

  应该说,韦泱是幸运的。他几乎搜罗到时期具有代表性的金融旧刊,有钱庄的《钱业月报》,有央行的《中央银行月报》,有商业银行的《中行月刊》、《中农月刊》,有保险公司的《华安》,还有老牌金融杂志《金融周报》,以及金融图书馆的《海光》和金融旅行社的《旅行杂志》以及金融文学刊物《金声》,林林总总,包罗万象,丰富多彩,弥足珍贵。

  企业文化是一种润物无声的软实力,其中的载体企业报刊是一个好的方向标。我认为,创办企业报刊,特别是金融报刊对提升银行员工的综合素养和金融机构的社会形象大有好处,只可惜当下的金融报刊大不如上世纪十年代那样的发达,整个金融报刊较以前逊色不少,未免可惜。

  还好,有韦泱搜罗到的这些时期的金融旧刊可以弥补,就是现在来读它的发刊词或者是办刊宗旨,仍然不过时,不忘初心。

  《钱业月报》的发刊词中明确办刊宗旨:“以联络同业之感情,维护公共之利益,促进其业务上之发达,矫正其习惯上之弊端。”并要求《钱业月报》向同人灌输新知识、新观念,特别提到“矫正其习惯上之弊端”,使它成为钱业同人和广大读者的良师益友。

  在《中央银行月报》复刊号上,时任央行总裁俞鸿钧亲自撰写复刊词,指出复刊的三大任务:一是研讨当前经济问题,以供政府施政参考;二是广为介绍各国经济金融政策与有效方案,以促进国际合作,对内达成繁荣目的;三是收集发表国内外各种经济金融资料、统计数据供各界参考。复刊后每月经济述评从未间断,全国性银行业务统计资料尤具权威性,在时期金融旧刊“四大花旦”(其他“三大花旦”为《金融周报》、《钱业月报》和《中行月刊》)中,它虽创刊最晚,却因为它的权威性和中央银行的地位而稳坐第一把交椅。

  金融是国家的重镇,关系到国计民生。一份金融刊物是银行金融机构联系客户的感情纽带,也是银行金融机构外树形象、内提素质的名片和窗口。作为一名老金融工作者,我衷心期望这一道风景线更加艳丽多彩。

  旧刊,是历史的一个缩影。所庆幸的是,正是有无数像韦泱那样的有心人和热心人,才没有让这些旧刊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而能够再现出历史的原有风貌。特别是他搜罗到的时期这些具有代表性金融旧刊,将为金融史提供一份可靠的研究资料。可谓功德无量。

  再举其他两例以证明其功效。先说老牌金融杂志《金融周报》的栏目设计,该刊有社论、调查、论著、译述、报告、统计、法令、银行实务、职工园地、讲座、通讯等十多个栏目,林林总总,包罗万象,雅俗共赏。既有刊载上海及各地工商与财政金融消息,也有国内外银行调查以及银行、钱庄和市况统计资料等,还就当时金融形势进行理论探讨,提出建议或加以批评。而反观当下的金融报刊更多是取向专业化、系统化、内部化的编辑方针,缺乏的是大众化的普世精神,从而也使大众读者失去了阅读兴趣。

  再说一下时期金城银行同德会主办的金融文学刊物《金声》,韦泱手上所存的第18期“新年号”专刊,是由“专论”、“文艺”和“通讯”三大部分的内容组成。这一期不仅有“新年献辞”这一类的应景之作,还有经济、金融、人事及文体通讯和消息以及散文、随笔和诗歌若干,以文学为主基调,办得生动、丰富、活泼,也为从事繁重而单一银行业务的金融机构员工的业余生活,带来一份丰硕的精神食粮,其乐无穷。

  韦泱的《旧刊长短录》共汇集文章六十篇,这是他退休后的第二本新书(第一本书是《暂不谈书》),由于时间所限和个人职业所需,我只能选读有关对金融旧刊的书话,窥一斑而知全豹,相信书中的其他书评同样是精彩的,它将为广大读者带来愉悦的阅读感受。